上了诺贝尔文学奖博彩赔率表的残雪火了她有可能获奖吗

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7点左右,备受关注的诺贝文学奖将颁出“双黄蛋”获奖名单,同时公布2018年度、2019年度年诺奖得主。对于全世界的著名作家来说,2019年有两次获得高额奖金诺奖的机会,实在令人兴奋,这是史上第一次。按照诺贝文学奖往年的颁奖风格,很难预测今年的“双黄蛋”会花落谁家,但每年这个时间积极、科学地预测诺奖得主也是大众的一项娱乐。而在英国NicerOdds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表上,中国女作家残雪排名靠前,引起广泛关注,甚至#中国作家残雪是谁#都上了热搜。

残雪10月9日,残雪通过湖南文艺出版社发出她的回应,“目前只是进入赔率榜,还没有得奖。国内的朋友太重视这个奖了,这只是一个奖,又还没有得,不必都来找我。入围(入赔率表)跟得奖之间还差得远。这个奖的结果有成千上万的可能性,目前是预料不到的。”残雪还说:“对于此次的入围(赔率表),我很高兴。这说明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比以前开放,开始重视高层次的纯文学。还是要等读者慢慢地成长起来。读者越来越多时,(得奖)呼声才会越来越高。现在还是少了一点。虽然有些专家、研究者和作家推崇我的作品,但是读者群体还没有起来,广泛的影响还不够。博尔赫斯、卡尔维诺,我最崇敬的这两个作家都到死也没有得到诺奖。因为他们的作品之前太小众,但是他们的影响比有些得奖的作家还要大。”

在网友争相传播残雪“入围提名”、成为“热门候选人”时,其实大家应该知道,诺贝文学奖有50年的保密期,在50年之内,每一届诺奖的入围名单、入围短名单、候选名单、候选人等是不可能对外公布的。尤其是刚刚经历过去年的泄密丑闻,本届诺奖的入围短名单更不可能被提前泄露。诺奖只公开每一届最终的一位获奖作家,其他所谓的入围名单、入围短名单、候选名单都是猜测,没有任何依据。而博彩公司为了吸引大家下注,肯定会从各种语言、各个国家地区、各种风格创作作家中择优纳入一批,增加押注的成功率。

但是,我们可以期待中国作家获奖,毕竟在NicerOdds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表上有三位汉语写作作家(残雪、余华、杨炼),说明博彩公司认为汉语写作作家有可能会获奖。毕竟,中国作家上一次得奖已经是2012年了,7年过去,获奖的几率增加。临近颁奖日,NicerOdds赔率表上的作家也迅速变换着位置。10月7日该榜预测获奖概率最大的前五名作家还是Anne Carson(安妮·卡森)、Maryse Condé(玛丽斯·孔戴)、Olga Tokarczuk(奥尔嘉·朵卡萩)、Canxue(残雪)、Haruki Murakami(村上春树),到了10月9日,该榜单上位居前五位的作家成了Anne Carson(安妮·卡森)、Margaret Atwood(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yse Condé(玛丽斯·孔戴)、Olga Tokarczuk(奥尔嘉·朵卡萩)、Lyudmila Ulitskaya(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两天后,赔率表中前五名由四位女作家一位男作家,变为五位全是女作家。中国女作家残雪由第4位降至12位,加拿大女作家阿特伍德由第9位升为第2位。可见在投注者心目中,今年的两个名额中颁给女性作家的可能性很大。

阿特伍德这个赔率榜单中还有肯尼亚作家恩古齐·提安哥、匈牙利作家拉斯洛·卡撒茲纳霍凯、美国作家玛里琳·鲁宾逊、法国作家米兰·昆德拉、韩国作家高银等,还有我们比较熟悉的作家余华、杨炼,以及为了提高赔率榜热度而加入的畅销书《冰与火之歌》的作者乔治·马丁。因为今年要颁出两位获奖作者,而且2017年、2016年连续两年颁给男性作家,因此奖项将会颁给“一男一女”成为不少人的预测依据。这也就理解了博彩公司榜单上重点推荐女作家的做法。如果2018年、2019年两届诺奖中会产生一位女作家,很有可能会在NicerOdds赔率表中出现。在当今世界,选一位女性作家获诺奖虽然是大海捞针,但口碑、实力在线的女作家还是很容易被读者遴选出来。

安妮·卡森安妮·卡森有诗集《丈夫的美丽》等,曾获得艾略特诗歌奖,她才华横溢,不仅写诗、著文,还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翻译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是加拿大著名作家,她的作品已在30多国个国家出版发行,读者耳熟能详的有《女仆的故事》(《使女的故事》)《盲刺客》《猫眼》《别名格蕾丝》等,由小说改编的美剧《使女的故事》获大奖无数,这也是一位经常给读者带来惊喜的作家。玛丽斯·孔戴的作品多关注种族、性别和文化问题,代表作有《塞古》等。奥尔嘉·朵卡萩、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也是知名的女作家。

还有一种预测是,为了扭转去年丑闻给诺奖带来的口碑瑕疵,今年又一次性颁出两位作家,诺奖评委会求稳的心态会比较重,会在评选中会更加尊重作家、作品的口碑,评选出重磅作家以服众。因为此前无论是把奖项颁给歌手鲍勃·迪伦,还是颁给石黑一雄,走得都不是寻常路,带有很大的争议性。诺奖要扭转口碑,其实需要评选出大众普遍认为写得好的作家来以正名声。

如果走稳重路线的话,那么获得过其他全球性文学大奖的作家概率就比较大一点,如得过布克国际文学奖的伊斯梅尔·卡达莱,他的代表性作品有《亡军的将领》《破碎的四月》,比如得过多项国际大奖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作家米兰·昆德拉,再比如获得过普利策小说奖的玛丽莲·罗宾逊等,以及著名诗人阿多尼斯、著名黑人作家恩古齐·提安哥、英语文坛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伊恩·麦克尤恩等。

余华但是诺贝尔文学奖已经连续两年颁给英语语言作家,今年两个奖项不太可能同时颁给英语写作作家,很有可能给小语种写作作家,而尤其是非洲、阿拉伯地区以及德语、西班牙语等忽视已久的语种很有可能会出一个得奖者,符合条件的如用阿拉伯语创作的诗人阿多尼斯、肯尼亚作家恩古齐·提安哥、西班牙作家哈维尔·马里亚斯等。

而除了“一男一女”的预测,还有一种可能是今年两位获奖作家也很有可能是一位作家加一位剧作家,因为剧作家已多年没获奖。而剧作家中呼声最高的则是获得过“易卜生文学奖”的挪威剧作家约恩·福瑟以及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等。诺贝尔文学奖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奖项,有些好作家一辈子得不到这个奖,但仍然给人类留下了惊世骇俗的作品,作品永流传才是对作家最好的褒奖。(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师文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